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男子19年前被捅杀身亡,弟弟:罪犯获刑不足1年,多人外逃身份不明,法院不让拿判决书

时间:2020/10/12 14:02:03 点击:47

陈德年旧照。图/受访者提供

19年前,陈龙的二哥陈德年在河北武安市的铁矿上打工。因拦出租车时与人发生纠纷,后被多人捅刺身亡,家人至今不知案件具体处理结果。

今年6月他开始反映情况,才从警方处得知此案2009年已宣判。“判决书上面写着,凶手王某刚,犯寻衅滋事罪,有期徒刑11个月,2008年10月份抓获。另外,凶手刘某才已死亡,其余外逃者身份不明。”

陈龙表示,自己和家人都无法接受这份判决,希望能继续侦办,抓到其他凶手。另外,他和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该案的书面文件,希望武安市法院能积极履行程序,把判决书送给家属。

日前,武安市公安局宣传科一民警接受采访时称,此事已呈上级批办,“需要一点时间等待刑警部门查清”。

武安市法院档案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如要调取、查看判决书等材料,需案件当事人或直系亲属前来,准备好证明,经相关程序审批。她没听闻此案,建议陈德年家属与当时的经办人联系。

 

【1】拦车纠纷

 

潇湘晨报:你是?

陈龙:我是陈德年的弟弟陈龙,陈德年是我二哥。武安市(隶属河北省邯郸市的县级市)那边铁矿特别多,老家很多人都在那边打工。我二哥不到20岁就上矿了,去世时还很年轻,才29岁。我比他小15岁,现场的状况,主要从目击证人那里听来。

潇湘晨报:当天发生了什么?

陈龙:他所在的矿叫“东山铁矿”,杨某学是包工头,我哥给他打了五六年工。2001年4月29日上午10点多,杨某国夫妻、杨某学、还有我哥陈德年,四个人准备到武安县城接一个老乡,也是我们陕西安康牛蹄镇的,来铁矿干活。

我哥早上喝了点酒,刚走到矿山下一个长坡处,就有一辆出租车从旁边的“大挖铁矿”下来。上面坐着詹某武,以及出租车司机。目击证人说,他们可能跟司机常年有联系的,比如说我要去县城去办点事,一个电话打过去,出租车就上来接人。

潇湘晨报:你哥他们也需要车?

陈龙:对。杨某国第一次拦,没拦住,后面被我哥拦停。可能我哥喝了点酒,要坐这个车,但车里的人不同意,我哥脾气也比较倔,当时就发生了纠纷。

 

【2】矿场人杂

 

潇湘晨报:然后呢?

陈龙:大概六七分钟后,从“大挖铁矿”下来7个人,他们带着5把三棱刮刀。那时候矿场人员杂乱,不少包工头会请一帮“打手”坐镇,职务被称作“大值班”。很多无主矿,基本上是靠这些人抢,谁霸占,那个矿就是谁的。

潇湘晨报:你哥跟这些人有过节吗?

陈龙:“大挖铁矿”的包工头是张某学。过去,“东山铁矿”因为抢井还和“大挖铁矿”打过一次群架,我哥也在。他1米72左右,体重大概130斤,骨骼比较壮,站在那儿也能撑场。

潇湘晨报:那里的环境确实比较复杂。

陈龙:他是个讲义气、好打抱不平的人。那时候有工人受伤了,就会找他帮忙。有的工头不愿意赔偿,然后一说我二哥来帮忙,好多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他帮过很多这种忙,对于我二哥的死,大家都说可惜。对一部分人好,势必就会侵犯另一部分人的利益。可能他被围殴捅刺,也有这些原因吧。

 

【3】受伤身亡

 

潇湘晨报:然后呢?

陈龙:下来的7个人,第一刀捅的是杨某学腰部,我哥他们见形势不对也四散而逃。我上次去案发现场看到,两家铁矿相隔500米左右,很近。当时地里的麦苗比较深,我哥就被绊倒了。

绊倒后,其中5个人一下就把我哥围起来。我哥想爬走,两个人就从后面把他脚给按住。后面将刀从他背后插进去,然后又把他翻过来,在胸前插了2刀。

潇湘晨报:那伤很重。

陈龙:二哥那个人特别坚强,受伤后还勉强走到矿部院坝。当时那儿人不少,有个老乡把他抱在怀里。据说我二哥当场还交代了几句话,意思是帮忙照顾他的儿子媳妇,说完这几句话,就断气了。当时送到医院,也没抢救回来。后来通知我爸过去处理这个事情,杨某学给了3万元安葬费。

潇湘晨报:你没跟去看吗?

陈龙:二哥出事的时候,我在北京做小工。我那时15岁,一起在北京打工的老乡跟我聊天,他说你二哥出事了你知道吗?我说我知道,我二哥受了重伤。两个月后,另一个老乡说,你哥已不在了。我当时不相信,我哥怎么无缘无故没了,他说被人家给杀了。

 

【4】疑有蹊跷

 

潇湘晨报:当时报警了吗?

陈龙:在场的人都跑了,应该是其他人报的警。二哥死时,他儿子两岁,女儿刚出生17天,嫂子都气糊涂了。我不懂事,我爸不识字。后面,二哥尸体在武安火化,我爸抱着骨灰盒回来。听我爸说,警察解剖了尸体。

潇湘晨报:对方铁矿的呢?

陈龙:出事以后,没人来家里过问。直到8年后的2009年,从武安过来两个穿制服的警员,叫我爸去安康市一个宾馆里谈话。当时“大挖铁矿”的包工头张某学和他一个手下也在。

我爸说他们态度特别好,管他叫干爸,说话特别好听。当时对方给我爸说,你儿子陈德年是被误杀,凶手王某刚已关起来了,现在给你几万块钱,你签个字盖个手印。他们念了一下内容,我爸一字不识,啥都不知道,就照指示盖个手印,接了3万块钱。

潇湘晨报:3万块钱是谁给的?

陈龙:张某学给的。那时候我侄子还小,家里主心骨一下没了,确实也需要这笔钱。那个内容,我觉得应该是谅解协议书。但这次我们去武安市法院,包括刑警大队,要看这个东西,一直没要到。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不然不可能态度那么好。

 

【5】妻离子散

 

潇湘晨报:家里还有哪些人?

陈龙:除了二哥,我还有一个大哥,一个姐,四兄妹。我最小,我大哥也在外面打工,是个本分人,啥事情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我回到家,我爸妈、我哥他们都在。我上二哥的坟地看了下,就忍不住哭了。我妈也跟着哭,伤心得不得了,就像天塌下来那种感觉。

潇湘晨报:二哥的死,对你家造成什么影响?

陈龙:变化太大了,二哥妻离子散。我嫂子头几年没有改嫁,每说起我二哥,都特别伤心。她走到半路上都不知道去哪,不知道下一顿吃什么,就像天塌下来一样,后来带着女儿改嫁,我侄子一直是爷爷奶奶拉扯大。

潇湘晨报:你二哥在时,家里是什么样子?

陈龙:二哥特别有能力,他办事说话比较干脆利索,在一群人里面比较有号召力。他当时在矿上打工,能给家里带来很好的收益,生活都是有保障的。那个年代我嫂子生小孩,还请了保姆,偶尔还能给父母一些零花钱。

他在的时候,我父母出去办个什么事,人家都另眼相待。他去世之后,反正在我印象中就发生变化了。老话说人在人情在,人不在了,感觉很多东西都变了。

 

【6】继续追踪

 

潇湘晨报:你什么时候开始继续追踪这件事?

陈龙:最近两年我有这个想法,今年6月份开始向上头反映问题。我那时候年轻,心智也不成熟,而且当年的法律政策都不怎么健全,没有现在政策好。别人30年前的案子都办出来了,为何我这哥这个案子没有结果。我侄子21岁,他也很想努力帮爸爸讨个公道。所以我不管怎么说,都要去武安那边,问个清楚。

潇湘晨报:问到了什么情况?

陈龙:我们第一次去问,说当年办案的警察已去世。但我想没事,有档案在。时任武安公安局刑警七中队蒋队长回复,这案子已到法院,已经判了。但奇怪的是,我们家属不知道,那几个凶手判了多长时间,什么罪名通通不知道。

潇湘晨报:然后呢?

陈龙:后来我写了份材料,用邮寄的方式,给邯郸市扫黑办送了一份,石家庄扫黑办送了一份,然后在上级的网上也反映了一下。6月底,蒋队长给我打电话,说给我们讲一下案情,去了以后才给我们看判决书。

 

【7】要判决书

 

潇湘晨报:判决书上怎么写的?

陈龙:案子2008年就已判了。上面写着,凶手王某刚,犯寻衅滋事罪,有期徒刑11个月,2008年10月份抓获。另外,刘某才已死亡,其余外逃者身份不明。

这个案件有没有刘某才这个人,目击证人杨某国也不能确定,他只认识一两个人。刘某才这个人是个疑点,可能是有人故意把责任推到死人头上,谁知道有没有这个人?警方现在说把这事情向上级反映了。

亲属证明。图/受访者提供

潇湘晨报:判决书不能问法院要吗?

陈龙:我们去了法院几次,人家说我没有身份,他说只有案件当事人才可以拿。我说当事人我哥已经遇害,他说你这身份不符合被害人家属,我说我有村委会和当地派出所开的证明,他就讲,你是有,但是网上查不到,陷入僵局。

后面他说要报给领导,让领导开会研究一下。我说那行,那我等等。我等到快下班了,他说你再等我电话行不行。我说我从陕西安康过来,专门来看拿判决书的。

第二天他还是说我身份不符合,建议去武安市公安局开一个调阅判决书的证明。这不是为难我吗?

潇湘晨报:现在情况怎么样?

陈龙:判决书我们现在还没拿到,我只看了一下,记住编号。现在我想求助媒体,扩大一些影响力。为啥我一个家属连判决书都看不到,一条人命没了,法院却连判决书都不给我。还有我爸签的协议,我也要求看一下,那个协议到底是什么内容,写了什么东西,我有这个知情权吧。

 

【8】后续打算

 

潇湘晨报:你后续有哪些打算?

陈龙:我在郑州,侄子在浙江宁波。他跟我跑武安跑了两次,后续的话,我们肯定要继续找,或者向上反映,要到一个结果。我跟哥哥感情很好,我上学有时候零花钱、学费都是我二哥给出的。

潇湘晨报:想哥时,你会怎么怀念他?

陈龙:除了看一下照片,没有别的办法。反正这些事,我都跟媳妇商量了,她有点不支持,但我觉得这事挺大的,一个活人,大白天就被人给杀了。我哥他不出事,现在应该50岁。

潇湘晨报:侄子对这个事情是个什么态度?

陈龙:他也想有个结果。

潇湘晨报:这几个月以来,觉得最难的是什么时候?

陈龙:最难的就是刚开始,都不知道往哪跑的,也没有得到有效信息。下一步等拿到判决书,要到立案或结案的文件,想请有能力的律师帮忙。

 

潇湘晨报记者 肖洁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i6881932003239789070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上海法制网(www.chaofangtong.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上海通管局

  • 上海法制网 版 权 所 有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客服!QQ:314127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