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莫名“接盘”近千万元货款,大爷:我什么都不知道

时间:2020/8/16 13:53:36 点击:86

“这么大一家公司,怎么可能把近千万元的债权转让给一个70多岁的打工老人?”近日,面对着眼前的一份“补充协议”,赵先生质疑道。
赵先生是华彤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彤集团)董事长,华彤集团是电器之乡江苏省扬中市的一家知名企业。
5年前,该公司与河北一家化工企业签订了设备购销合同,合同标的额共3200多万元。在合同签订一年后,华彤集团按约供货完毕。然而,华彤集团迟迟没有收到剩余的货款。
为了要回欠款,华彤集团起诉了客户。没想到客户出具了一份“补充协议”,显示华彤集团已经将债权转让给一名姓冷的七旬老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空降”的转让协议
  “这一切都得从5年前的一次合作说起。”赵先生说,2015年,华彤集团通过招投标,与位于河北省辛集市的昊华辛集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昊华公司)发生业务关系,为昊华公司搬迁基地一期项目,提供高低压开关柜及相关设备。双方于2015年5月6日签订了设备购销合同,合同总价为2998万元。
2016年2月19日、2016年9月7日,两家公司又签订了2份增补合同,合同金额分别是252万元、282134元。
3份合同的总金额累计3278万余元。
如同以往跟其他客户的合作一样,华彤集团按约多次供货,2016年就交付了所有的货物,并提供了发票。但是,昊华公司仅支付部分货款,截至2018年9月,仍欠付货款1200余万元。为了要回欠款,华彤集团向江苏省扬中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昊华公司支付剩余货款1200万余元。
2018年9月11日,扬中法院受理此案,并应华彤集团申请,冻结了昊华公司的银行账户。
2019年2月26日,扬中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审过程中,昊华公司提供了一份让华彤集团高层惊诧的民事调解书。
该民事调解书由河北省辛集市人民法院制作,是关于冷某起诉昊华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的生效法律文书,与调解书一起提供的还有一份标注日期为“2015年6月20日”的“华彤集团”与“冷某”签订的“补充协议”。
该调解书显示,昊华公司与华彤集团签订的3份合同总价为3278万余元,支付部分款项后,尚欠900多万元。根据“华彤集团”与“冷某”签订的协议,华彤集团对昊华公司享有的债权全部转让给冷某。经辛集法院调解,冷某和昊华公司自愿达成协议,昊华公司于2019年4月30日前支付冷某200万,2019年8月30日前支付冷某300万,2019年11月30日前支付冷某300万,2020年4月30日前支付冷某123.5万余元。
也就是说,根据辛集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华彤集团有近千万元的债权被无偿转让给了冷某。其依据就是前述那份名为“补充协议”的债权转让协议。
蹊跷的是,这份所谓的转让协议,华彤集团并不知情。
昊华公司认为,根据该协议,华彤集团已于2015年6月20日将对昊华公司的所有债权全部转让给冷某,且辛集法院已经确认,华彤集团不再享有对昊华公司的债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民事调解书中,法院受理冷某起诉昊华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的时间是2019年2月21日,调解书出具的时间也是2019年2月21日。
“也就是说,法院当天受理,当天就完成了调解,并出具了法律文书。这么大的案件,效率有这么高吗?”赵先生心中充满了疑问,他分析道,扬中法院早在2019年2月份前就确定,2月26要开庭审理华彤集团起诉昊华公司支付拖欠货款一案,没想到对方竟然在开庭前5天被冷某起诉,并当天就和冷某达成调解协议,而这份调解书又恰恰对5天后在江苏开庭的案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方曾两次提出管辖权异议,事后感觉这是在拖时间。”
经进一步调查,华彤集团还发现了更多疑点:冷某向河北省辛集法院起诉昊华公司,诉讼标的金额至少为9235034元,该金额已接近辛集法院管辖的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本辖区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诉讼标的金额1000万元的上限。显然,该案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规定的可以先行调解的“诉讼标的额较小的纠纷”案件,但辛集法院当日立案,并在未查明原告主体真实性、起诉真实性以及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当日就适用上述规定先行调解并制作调解书。
“辛集法院的调解疑为即将到来的扬中法院2月26日庭审制造证据,这是违法调解!” 一位律师指出。
 
神秘的七旬男子
根据辛集法院的调解书,华彤集团丧失了对昊华公司的债权。
而这份调解书是建立在那份债权转让协议的基础上。
“看到协议,我们很气愤。”赵先生说,公司不可能将近千万的债权转让给一个和公司没有任何实质性业务关系的陌生人——冷某。
那么,谁是冷某?
为查明相关事实,华彤集团先后向当地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报案。相关部门随即介入调查。
原来,冷某是一名出生于1947年的镇江男子,今年已经73岁,居住在镇江市丹徒区高桥镇。
2019年7月31日,冷某向公安机关陈述道,1995年左右他认识了男子姚某,姚某是华彤集团与昊华公司合作项目的业务代理人。冷某说:“我在扬中跑电气业务,但是跑的不好。姚某就让我跟在他后面跑跑腿,送货帮手之类的,一个月给我一千元。”
被警方问及有没有跟华彤集团签订过债权转让的相关协议时,冷某一口否认,他说自己“从来没与华彤集团谈过业务,更没有签过什么协议”。
警方当面出示了签订于2015年6月20日的协议。冷某看过后表示他并不知情,“我与华彤又没什么关系,他们怎么可能会把债权转让给我呢?除非他们公司老板大脑不好了才会这么做。这上面的签名不是我签的,我只上过小学三年级,签不出这么好的字,我根本没见过这份协议。”
警方又问他,有没有跟昊华公司打过官司。
冷某也给予了否认,并说:“他们公司也不认识我,我跟他们打官司干嘛。我只是跟姚某去过辛集化工,但是我只是跟班跑跑腿,什么也不知道。而且我已经生病几年了,今年一直在看病,没去过其它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打官司的事。”
而经镇江市人民检察院检验鉴定,2015年6月20日协议上的“冷某”签名并非冷某本人所签——该协议涉嫌伪造,辛集法院受理的这起案件涉嫌虚假诉讼。
 
待解的两大疑团
还有两大疑团让华彤集团方面感到困惑。
首先,华彤集团、昊华公司于2015年5月6日、2016年2月19日、2016年9月7日签订3份合同,合同金额分别是2998万元、252万元、282134元,合同金额累计3278万余元。而昊华公司提供的债权转让协议的落款日期为2015年6月20日,即使在该协议属实的情况下,也仅应涉及2015年5月6日合同项下的2998万元债权转让,根本不涉及2016年签订的后两份合同项下的债权2802134元。然而,辛集法院出具的调解书上,在未提及协议落款日期为“2015年6月20日”的情况下,对包括该2802134元在内的全部债权3278万余元一并进行了处置。
其次,昊华公司提供的调解书上,昊华公司所欠货款只剩下900多万元,而非华彤集团起诉索要的1200余万元。
“2019年2月26日庭审当天,昊华公司方面说没有欠这么多。我们一问才知道,在我们2018年6月22日发函给昊华公司,明确要求该公司只能采取银行转账方式将货款直接转账至我公司账号,不得向其他任何人付款后,昊华公司支付了约300万元给姚某。”对于这种行为,赵先生感到难以理解,“实在是蹊跷,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在我们已经发函的情况下,还将钱付给姚某?难道企业间正常的合同业务交往关系,还不如代理业务员私下与对方的交易?”
种种怪现象不禁让赵先生怀疑,自家公司落入了骗局之中,而且河北辛集有关单位涉嫌违纪违法。
为了讨回公道和巨额欠款,过去这一年多,除了与姚某不断协商外,华彤集团还多次向河北、江苏两地的公检法机构反映他们的遭遇,并向河北辛集信访部门投诉。但是,辛集法院既不同意受理辛集市人民检察院的再审检察建议,也不同意华彤集团要求该院院长启动再审程序的申请,拒不同意撤销民事调解书。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下一步,我们还会继续向有关部门求助、投诉,不争取到我们的合法权益,就绝不罢休!我们也希望辛集法院能够撤销这个民事调解书,维护法律的公平与正义,维护正常的经营秩序及公平的市场环境,以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赵先生说。

来源:http://rmfzgcw.cn/fwxw/8592.html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上海法制网(www.chaofangtong.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上海通管局

  • 上海法制网 版 权 所 有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客服!QQ:314127396